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jianluo0408.blo

老兵1979

 
 
 

日志

 
 
关于我

1979年12月16日入伍到广西边防前线三师八团三营一线九连当战士。即54258部队83分队,三年中转战广西的龙州县金龙,大新县的硕龙前沿阵地,参加中越边界大小战斗共7次,1982年12月退伍回洛阳市,干过工人,宣传干事,记者等,网名:老兵1979 朋友想多了解老兵请在百度搜: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报道“老房子的国歌档案”或者百度搜:一个洛阳市民的国歌档案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2013-08-06 01:31:5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虎队队员眼中的中国》一书,公布了由飞虎队队员拍摄的两百余幅珍贵的彩色照片,记录了1944年9月至1945年12月处于战争与和平关键点上的上海、昆明、杭州、成都的城市景象和民生状态。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火车站距离空军基地很近,1945年秋,我们有幸获得批准乘火车到几小时路程以外的上海去做一次旅行。我们饶有兴趣地与站台上卖水果的妇女讲价,好买一些在路上吃。”(艾伦·拉森 摄)

1944年9月1日,艾伦·拉森随第35照相侦查中队从印度来到中国,他得知中队被派往第14航空队——由陈纳德将军领导的、赫赫有名的“飞虎队”。

美国大兵飞跃了大西洋、地中海、印度洋、印度、缅甸和“驼峰航线”——来到一个离美国极其遥远的战区。

这本影集记录了艾伦·拉森和其战友所拍摄的当时中国和中国人民的一些真实画面,以及他们与中国人共同战斗的难忘经历。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一抵达昆明空军基地,艾伦就和他的一位战友一块儿到飞机跑道上,他们站在一架鼻翼上绘着鲨鱼图案的P40战斗机旁相互拍照,那是多么令人兴奋的时刻啊!(约翰·弗洛曼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拥有六道门的昆明古城墙,建于公元8世纪。这是在其中一道城门外拍摄的集市场景。(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第14航空队和负责美军住宿的人员安在离昆明空军基地几英里外的地方搭建的休息营地。这里有一个美丽的湖泊,可以钓鱼、游泳和享用美食。许多到此营地休假的军人来自前线的前进基地。艾伦在此短暂停留期间,有几个飞行员也在那里。(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手捧蚕茧的男孩(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戴首饰的女孩(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城内的阿姨和孩子(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修筑昆明机场跑道的军民(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的男孩(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护国门,铁饰大门前的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护城河边(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如同世界许多其他城市一样,时事新闻、历史事件及涉及到的人物,都是这里市民们广泛关注的话题。我们很高兴有几回和昆明的百姓一起观看昆明市区一栋大楼墙上张贴的许多五颜六色的海报和新闻(虽然我们并不会阅读)。这让艾伦回想起年幼时在美国波士顿市站在一群人中观看波士顿环球报大厦告示牌上用粉笔写的新闻的兴奋心情……(艾伦·拉森)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可爱的女孩(艾伦·拉森)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美军营房外,晾晒的衣服和休息的士兵(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发送木材、石料及其它货物的商业活动位于城市附近的一条狭窄的水道上。看到岸边那些堆积如山的木材和那里正从小船上搬运巨石的劳工们,谁都会对他们的力量和敏捷身手产生深刻的印象。(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划船的姑娘(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飞虎队总部“虎穴”外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滇池是昆明最重要的游览地,对当地居民和美国士兵的生活、工作和娱乐都有重要的影响,它是游泳、潜水和划船的最佳场所,大观园是其主要的景点,园内有壮观的大观楼,一座保存完好的木质宝塔,点缀了滇池的湖岸。(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赶马车的农夫(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滇池小船提供了舒适的公园水上游览。不少小船上高耸的船帆有点破旧了,但它们却是沿湖游览必不可少的工具。相当一部分小船还被船夫们当作自己的家,其舱身在船的中部,顶上是由竹子和芦苇交织的弓形蓬顶。(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城门街景。城门上有“还我河山”的标语。(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路边制作香烟的小贩(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运河上装运稻草的小船(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虎穴”是给住在昆明空军基地三号宿舍的中队成员观看训练影片和电影的地方。(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湖边景色(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的水上交通(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石牌坊后的居民区(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村民正在耕种田地。靠近我们基地驻扎宿营地区有一座很大的村庄,那里有许多机会拍摄村里的人们从事各项活动,如插秧、洗衣服、照顾孩子等场景。(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1944年11月间,在昆明的某家商店门口有一座用色彩鲜艳、用纸花装饰起来的大花轿子。由几个壮汉抬着去举行婚礼。(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洗衣的妇女(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在滇池附近的公园里,餐饮店和小贩比比皆是。他们在自家小屋里营业,在诱人的美食旁放着黑板,上面是用粉笔写的菜单。(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的建筑。在美国的主要城市有许多中国式样和特点的建筑,如西部的旧金山和东部的纽约。它们因外观绚丽,非常引人注目。我们听说这样的房顶除了起保护作用外还有更多的意义,比如说相信弯曲的寺庙顶部可以辟邪。(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路边小贩在兜售自制的笛子(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城墙上的抗日海报和标语(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遇到昆明的“滇缅公路”街道景象(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乡村景色(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头发式样时尚的昆明男子在品尝美食(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基地附近村庄,军人走在田埂上。

这是站在一个数年前修建的作为早期昆明空军基地美军防空掩体的土墩上拍摄的。它显然构造结实,但我们在那儿的时候,它尚未被使用过。(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汇康百货商店(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空军基地内供美军生活和工作的三号宿舍入口,由士兵把守。(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锯匠(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滇南首郡牌坊(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修筑机场的军人(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石板路步行街(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空军基地附近的土路和马车,这些马车都使用填满黄沙的橡胶轮胎(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昆明城门内的喧闹集市(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美军第14航空队重庆白市驿基地指挥部(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威廉·迪柏坐在重庆白市驿机场工地的碾子上,在望着起降的飞机。(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白市驿空军基地入口。小桥前面的草棚是岗哨所在。(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第14航空队在白市驿基地的营房是干净的稻草顶平房。部队计划把人员从昆明调到白市驿基地是为了让飞机更近距离侦查和攻击日军东部军事设施,包括那些日本本岛上的军事设施。1945年8月上旬迁移完毕后,驻扎在太平洋岛屿上的美国空军就向日本本土投放了原子弹。不久,日本政府便无条件投降了。(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战时日军侵入中国东北内陆和沿海地区时重庆成为中国的陪都,民国政府迁至重庆,直至战争结束。战争结束前夕,艾伦就驻扎在附近白市驿基地,一次去重庆时他拍了一幅总统府的照片……当中国士兵驱赶艾伦和他的飞虎队战友时,这幢巨大的红色官邸已经留在艾伦的镜头里。(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郊外木桥上行走的士兵(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通往重庆的公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附近的小镇(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背竹篓的男孩(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江边码头拥挤的街道(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化龙桥,临江的重庆景象(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的居民区(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堆放陶瓷缸的私营小店仓库,小孩在好奇地看我们拍照。(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街景。在庆祝抗战胜利的街头装饰背景衬托下,一个黄标车夫在等待客人,座位上方搭了遮棚以阻挡炽热的太阳光。(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1945年8月庆祝胜利的重庆街道(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在重庆街上,一个年轻的美国军人正在看一个饭店的招牌。这名军人是艾伦美国学生时代的朋友,战时与军人共事。他的工作是训练军人如何将军火装备载在马匹上和驴子上,翻阅崎岖不平的山丘,运到前线。(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白市驿驻地,威廉·迪柏在取井水。(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原来要送给那个昆明女孩的洋娃娃终于收到了,可我在重庆,上哪儿去找她呢?据说空军总部附属医院的一个护士有个可爱的女儿。我们联系到那个护士,然后把洋娃娃送给了她的女儿。(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威廉·迪柏在重庆郊外的小河边(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威廉·迪柏在俯视重庆山区的梯田(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艾伦与这位幸运的小女孩合影(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白市驿基地指挥部(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威廉·迪柏在洗澡(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重庆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船工往船上装粮食,威廉·迪柏正与船工头说话。(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艾伦与小船上的船夫们(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河边云集的小船(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南河(锦江)上(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修筑成都附近新津县空军机场的民工(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沙石路上推独轮车的民夫(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迪柏和竹林(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平原,迪柏在看农民晾晒小麦(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迪柏在帮助成都农民晾晒棉花和红椒(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摆摊出售农产品的当地妇女(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派到军营做帮工的成都小伙子(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童子军(威廉?迪柏 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城排队等客的黄包车夫们(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城,繁华的绸缎商铺街的入口(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绸缎庄(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烟具店(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的商铺(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华西协和医院(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华西协和大学(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成都的图书馆(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那些战后曾有幸驻扎过杭州的美国人,对那里的优美风光记忆犹新。山丘、宝塔、美丽的湖泊、五光十色的游船、湖边豪宅、多姿多彩的小岛和友善的人们,一切都令人难忘。(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保俶塔(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我们几个人租了一艘小船游览西湖,照片中的妇女就是我们这次快乐游览的导游。(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美丽的西子湖(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美丽的西子湖(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基地。(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高登·汉姆上士正在拍摄杭州基地周边的乡村景象,他站立的平台是战争结束前几个月遭空袭局部损毁的一幢建筑的地板。(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遭战争破坏的飞机修理库外停放着美军运输机和战斗机,建筑物上布满弹孔。(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战争结束了,在中国的美国士兵欣喜地穿上干净的夹克,戴上白色的围巾,摆出姿势照相。(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艾伦与一名中国空军技师在一架缴获后被翻新的日军战机上。(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军队在杭州基地附近进行训练。(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手拿野鸡的美军士兵(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美军在杭州的军旅生活稍许轻松一点,我们住在曾经是仓库的建筑内。当地的百姓为美军提供一些基本的服务,如这个年轻女孩正在军营附近帮艾伦运送一袋要洗的衣服。(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在田间歇息吃饭的农民一家人。杭州地区的乡村引起我和几个战友的极大兴趣。在机场附近田野里耕作是当地的主要活动,1945年秋天温和的天气最益于各种农场的好收成。农民们及其家人打着手势友好地接待我们,并且乐意让我们拍照。(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中国战场美国人使用救护证明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农家姑娘(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扬谷(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面带丰收喜悦的男孩(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在花生堆里的男孩,背后是碉堡。(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脱粒(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晒谷(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谷物加工(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一位老妇人正在晒谷(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看着金灿灿的稻谷,农妇喜不自禁(艾伦·拉森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军营附近的当地百姓(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路边的水牛(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干农活的男孩(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干农活的女孩(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在杭州机场附近田间歇息的农夫(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街景(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在西湖边洗衣的当地百姓(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街上拉粪车的城市清洁工(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急救站和医院的入口。大门两旁是碉堡。(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穿中国军装的日军战俘(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运货的民工(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太和园”会所(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穿越田野和村庄的旅途也非常有趣,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在中国乘坐火车。在行进途中,我们看到仍然照常运作的日军基地,这着实让我们感到意外。此时距日本投降已经过去6周了。后来我们才知道,因为战争中占领这些地区的日军数量太多,短时间内中国军队还无法完全解除他们的武装。(威廉·迪柏摄)

美国飞虎队队员眼中的彩色中国 - 酒鬼鼠  - 酒鬼鼠

杭州营区里美军士兵和中国女孩合影(威廉·迪柏摄)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