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jianluo0408.blo

老兵1979

 
 
 

日志

 
 
关于我

1979年12月16日入伍到广西边防前线三师八团三营一线九连当战士。即54258部队83分队,三年中转战广西的龙州县金龙,大新县的硕龙前沿阵地,参加中越边界大小战斗共7次,1982年12月退伍回洛阳市,干过工人,宣传干事,记者等,网名:老兵1979 朋友想多了解老兵请在百度搜: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报道“老房子的国歌档案”或者百度搜:一个洛阳市民的国歌档案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我代烈士给妈妈诉衷肠——重返老山报道之三  

2013-05-13 00:45:36|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老山前线战斗期间,有位烈士,当他在我怀抱中奄奄一息时,我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说,他含泪哭着说:“我想妈妈······我要妈妈······”不一会,他终因流血过多牺牲了。那一刻,至今铭刻在心······
      是啊,在低矮潮湿的猫耳洞中赤身裸体战斗中,我们心中最思念的人就是妈妈。有一首歌最能表达我们当时的心情。“阵地上的晨雾像渺渺炊烟,我仿佛看到你那慈祥的容颜。妈妈啊妈妈,我在远方把你思念,你就在我的眼前。阵地上的星光像灯火闪闪,我仿佛闻到你那饭菜的香甜。妈妈啊妈妈,我在阵地把你怀念,你就在我的身边。”
       “你生育了我,给了我生命,你抚育了我,给了我温暖,你疼爱了我,给了我幸福,你教育了我,给我的生活指明了方向”。我在前线的那些日子里,思念妈妈,渴望凯旋后再见到妈妈的强烈愿望,鼓励着自己忍受战火中非人的生活。妈妈一生含辛茹苦把我抚养大,没有享受过儿子微薄的孝敬,我最担心她经受不了白发人送青发人的痛苦?在给妈妈写下遗言后,我又写了一首散文“我走了,妈妈”倾诉着对妈妈的思念,我知道,转瞬之间自己就可能永远的离开妈妈,因此在战场的那些日子里,我就不断在日记中给妈妈倾诉衷肠。或许是这篇文章表达了战友们日益强烈的情感,不断被战友中传抄,传播。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有机会,我会把它亲自朗诵给妈妈并在凯旋后实现了愿望,妈妈的泪水和我的泪水融合在一起的时刻,我感到自己是世界最幸福的人。
(原创)我代烈士给妈妈诉衷肠——重返老山报道之三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我含泪给母亲诉说

        妈妈因为我上战场经受的打击太大了,在我凯旋后不久,不满64岁就离开了我们。这位在8岁时就失去了妈妈,含辛茹苦养育了9个孩子,几乎没有穿过一件新衣的平凡母亲就这样走了。在她离开我22年的时间中,想到妈妈讨饭供养我上学的情景,我几乎不敢提及她,甚至写了几年博客也在日志中不敢写她,我怕太深刻的思念会让我精神崩溃,那深夜中的泪水是我怀念妈妈永远的痛。
(原创)我代烈士给妈妈诉衷肠——重返老山报道之三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妈妈29年后到麻栗坡烈士陵园祭奠儿子
 
        重返老山时,我见到了儿子牺牲29年后才第一次到麻栗坡烈士陵园祭奠的薛历程战友的妈妈,望着她那满头的白发,抚摸着她那满脸的皱纹,拉着她那粗糙的双手,对妈妈的情感一下子奔涌而出,我突然感觉她就是我的妈妈,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母亲,一种强烈想给她诉说当年在战场上对妈妈思念的情感折磨着我,我想薛历程战友看到妈妈29年后来看自己也一定有许多话想倾诉,妈妈也一定想知道儿子牺牲前对自己的思念,于是,在一次晚饭后的饭桌旁,我拉着妈妈的手,泪水中我给妈妈深情的朗诵了这首散文:“·······想我时,就看看门前那棵小树,它和我是一样的年纪。笔直的树身那是我在向您立正敬礼,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那是我在您的耳旁低声细语,细雨中带着硝烟的思念,还有那枪炮声中飘荡着的胜利消息。妈妈呀妈妈,请多看小树几眼吧,它已经长大成材,它就是您的儿子永远的陪伴着您·······”
      妈妈含泪倾听着儿子的诉说,不断的向我点头,似乎是告诉儿子“儿啊,我听到了!儿啊,我记住了!·······” 当我朗诵到“我走了,妈妈。妈——妈,我——走——了——”时,妈妈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妈妈的泪水和儿子的泪水再一次的融合了了一起······
(原创)我代烈士给妈妈诉衷肠——重返老山报道之三 - 老山魂 - shizhengde 的博客
拉着老爸、老妈的手,我说:我就是你的儿子

       妈妈,我就是你的儿子!妈妈,千千万万的老山战士都是你的儿子!
       山,没有母亲的爱高;海,没有母亲的爱深;天,没有母亲的爱广阔;地,没有母亲的爱包容;太阳,没有母亲的爱温暖。然而,对越战斗中长眠在南疆的一万多名战友,无法感受母亲的爱已经几十年·······年过80的母亲,没有听到儿子的呼喊也已经几十年······祈求社会、祈求时代、祈求人们,多关心你身边的烈士母亲······
       今天是母亲节,谨以此文祝福天堂里的母亲!祝愿长眠在南疆的一万多名烈士的母亲幸福!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永远幸福!
        妈妈,儿子永远爱你!

       附:我当年的散文:我走了,妈妈

我走了,妈妈。没有向你辞行,也没有留下什么话语,不是我忘记了养育之恩,也不是忘记了生长我的土地,只因为军号声声催征人,升火待发的列车已经鸣响了前进的汽笛,军情如火呀妈妈,我只能对着家乡的方向给你敬一个告别的军礼。

        我走了,妈妈。你不要伤心,也不要难过。你的儿子已经脱掉了满身的孩子气,连长说我一夜之间长成了大人,团长说我:“这小子简直不像十八岁的年纪”。是啊妈妈,军营里就从来没有孩子,没有眼泪。有的只是军人的坚强,军人的刚毅。不信你看,我就是迈着军人的步伐走向了南疆燃烧的前沿阵地。

        我走了,妈妈。你不要牵挂,也不要惦记。想我时就看看门前那棵杨树,它和我是一样的年纪。笔直的树身是我在向你立正敬礼,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是我在你的耳旁低声细语,细语中带着硝烟的思念,还有那枪炮声中飘荡着的胜利消息。妈妈呀妈妈,请多看小树几眼吧,它已经长得枝繁叶茂,它就是你的儿子永远的陪伴着你。

       我走了,妈妈。请告诉爸爸保重他那年迈的身体。就说,我牢记着他那宽广的胸怀和满脸的胡须。累了就在田中歇一会儿,芬芬香的泥土会擦去他思儿的泪滴,等到胜利的时刻,军功章和儿子一起在他的眼前站立。到那时,就让他好好的睡个觉吧,拿枪的手会接过他拿过的锄头。让军功章和丰收的果实一起在庄稼地里闪耀。

        我走了,妈妈。你不要惋惜,惋惜我那小小的年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有人团聚就得有人分离,有人享受就得有人牺牲,而牺牲和分离在军人的心中也是一种乐趣。因为,只有军人才有那种钢铁的胸膛和用胸膛举起的铜墙铁壁。我高兴,高兴为十亿人出力,我自豪,自豪的看到新的长城已经举起。妈妈呀妈妈,当我成为长城上一块砖石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你。

        我走了,妈妈 。我深深的牢记着灯光下,摇篮旁你讲的许多许多故事。佘太君在送走了八个儿子之后,又把征战的大旗交到了第三代人的手里,岳飞的母亲手握钢针把“精忠报国”四个大字刺进儿子的背脊。今天,这历史的钢针就握在了你的手里,妈妈呀妈妈,我多想脱掉上衣,让你刺吧,刺吧,刺出八十年代母亲的胸怀,还有那胸怀中的堂堂正气,让全中国都看着你的儿子以自己的血肉之躯维护着祖国、维护着母亲、维护着真理、维护着正义、维护着千千万万个摇篮中的儿女。

          我走了,妈妈。使我内疚的是从来也没有给你添置过哪怕是一件廉价的新衣,没有像别人那样把一叠叠的钞票塞到母亲手里。因为我是一个兵,有些人眼中的“傻大兵”,三十天只有十几元津贴的人民币。妈妈你知道军人二字就意味着牺牲,兵的字典里就从来没有索取。战争迫使军人掩藏起爱的火焰,还要把柔情蜜意深埋在心底。因为兵的责任不是花前月下的散步,不是长板凳上的叹息,而是战场、是阵地,是硝烟下,是炮火里,只有那里,才能使军人闪烁出光彩,只有那里才能显示出军人的含义。这一点,妈妈是懂得,不然怎么会把儿子送到这钢铁的海洋里。

         我走了妈妈。带着你嘱托,带着你的勉励,带着黄河的浪花,带着故乡的希冀,跳出战壕,越上阵地,冲击硝烟,滚进雷区,把忠于爱凝聚在刀尖,把母亲的期望和士兵的勇敢一起装进枪膛里,杀他个片甲不留,尸横遍野,让千千万万个炎黄子都扬眉吐气!活,要活的铮铮作响,死,也要死的一身豪气。因为我的身后有我的母亲,还有母亲身后那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我走了,妈妈。有一句话你把它老纪在心里,当你看到田野里飘香的五谷,当你听到工厂里高唱的汽笛,当你看到一对对红领巾走进学校,当你看到养老院里飘动的胡须,当你看到月光下漫步的少男少女,当你看到甜蜜中的新郎新娘,你都可以大声的对他们说出这样的话语:你们幸福吧!你们愉快吧!你们可曾知道,这幸福和欢乐是因为有我的儿子用青春和热血保卫着。

        我走了,妈妈。妈妈,我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