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jianluo0408.blo

老兵1979

 
 
 

日志

 
 
关于我

1979年12月16日入伍到广西边防前线三师八团三营一线九连当战士。即54258部队83分队,三年中转战广西的龙州县金龙,大新县的硕龙前沿阵地,参加中越边界大小战斗共7次,1982年12月退伍回洛阳市,干过工人,宣传干事,记者等,网名:老兵1979 朋友想多了解老兵请在百度搜: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报道“老房子的国歌档案”或者百度搜:一个洛阳市民的国歌档案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请给工人阶级一个提问机会”——本报记者提问周小川始末  

2013-03-16 01:31:04|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给工人阶级一个提问机会”——本报记者提问周小川始末 -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

 图1、2012年两会,不是我抢话筒,而是我的话筒被抢。

 

“请给工人阶级一个提问机会”——本报记者提问周小川始末 - 工人日报—中工网博客 -

 图2、2013年两会,“请给工人阶级一个提问机会”未果,希望留待2014年两会……

 

工人日报·中工网  记者于宛尼
 
3月13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的记者会上,为争取到最后一个提问机会,情急之下,我拿起一张工人日报,站上座椅,喊了句“请给工人阶级一个提问机会”。
 
没曾想,这个无奈的瞬间被新华社摄影记者拍下,第一时间发上“新华网事”,晚间新华社还当作通稿发向国内外大大小小的媒体。一时间,新华网、人民网、新浪、搜狐、网易等无数网站,纷纷把我的囧样当成两会花絮传播。《科技日报》、《广州日报》、《河南日报》、《海南日报》、《吉林日报》、《南京日报》等十几家报纸刊出图片报道,《上海青年报》还对图片进行了PS。提问未遂,倒还露了把大脸,吓得我一天没敢出门。
 
周小川的答记者问,是过去10年来每次两会期间的例行节目,也是世人关注的焦点,作为一名财经记者,我自然不想错过。况且,去年我还真的“抢”着了。于是,我早早地采访了多位金融界代表,精心准备、设计着今年的提问。
 
提前1小时到场,是去年的经验。然而,今年却成了教训。
 
下午3点开始的记者会,不到两点就已找不到空位。我在现场转了两圈,座位上不是有人,就是已被书包占领,还有不少座椅贴着“预留”字样。一位坐在最后一排的摄影记者好心,叫住我,拿开书包腾出了一个位子,真的很感激他。
 
最后一排,对于想提问的记者来说,已然是地势不利。
 
在这样重大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主办方为了保证会议秩序以及传播效果,都会预留一些提问机会给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就像“预留”座位一样。本就很短暂的提问环节,留给其他媒体的机会就更少了。 对此,现场每名记者都会使出浑身解数,以引起主持人的注意。许多女记者都穿红衣服,或者系上红纱巾,关键时刻干脆舞动纱巾。
 
由于我坐在最后一排,每次举手时都被前面密密匝匝的胳膊“森林”挡住。那一刻,我才明白,为何女记者都穿高跟鞋——至少能增加几公分的高度。没办法,我只好拿出随手带去的工人日报,挥舞了几次,但都没有效果。
 
当主持人说“最后一个提问机会”时,现场所有记者都举着手,有的还站了起来。没辙了,出于记者的职业本能,我便站上了椅子,心想这样至少可以让主持人看见我在举手。
 
“请给工人阶级一个提问的机会!”这一嗓子,绝对不是预先设计的,可能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说实话,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不管工人地位如何,为工人代言,是我的职业信仰。作为中华全国总工会的机关报,工人日报1949年7月15日创刊于西柏坡。创刊词中,开宗明义“工人日报是工人阶级的喉舌”,这也是我和同事们的职业信仰。
 
在社会日新月异的今天,工人阶级始终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这些年,工人阶级涌现出了许振超、王洪军、李斌等一批让国内外专家惊叹、佩服的技术工人;而在这几年的两会上,更是多了农民工代表的身影。这次两会,我几乎采访遍了工人阶级各个阶层的杰出代表。
 
央行的金融政策,银行的金融产品早已与广大职工的生活密切相关。提高利率,广大职工的购房负担增大;不提高利率,银行不多的存款又常常被CPI侵蚀;银行息差缩小,纷纷推出名目繁多的理财产品,而购买者大部分是普通职工;资本市场上,最广大的散户大多是邻家当工人的大爷大妈。央行行长的答问,与我们的读者群有着莫大的关系。
 
作为工人日报的一名记者,在央行的记者会上,理应争取提问机会。因为,我们的问题来自中国社会的底层,我们的问题都是在一年来的采访调查中提炼出来的,我们的问题能告诉央行,你的政策在基层的实际效果。
 
去年的央行记者会上,我向周小川提问,如何不让4万亿投资打水漂?这个问题就来自长期的一线采访。我跟随交通运输部领导去了很多在建项目工地,那里是农民工最集中的地方。我发现,央行的收紧货币政策,商业银行没钱放贷,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又加强了管控,地方政府配套资金无法到位,很多4万亿在建项目面临停工。在一些地方,职工将工资借给企业,以保证工程继续,他们只求,企业在,岗位在。
 
去年,周小川行长第一次对4万亿投资项目作出正面回答。多家在银行工作的同学打电话告诉我,很多商业银行当天就开会研究央行行长的答记者问,以判断哪些是中央重点保的项目而哪些不是,评估那些非重点项目可能存在的风险。
 
顺便澄清一下,去年的新闻发布会上有媒体称我“抢话筒”,这是不准确的。去年两会,主持人指明要服务员把话筒给我,结果被坐在更靠过道的记者抢去了,我只是要回话筒而已。
 
还要澄清一点,有媒体报道说我今年没得到向周小川提问的机会,事后嚎啕大哭。这是绝对的谣言,我没哭,只是有些遗憾和失落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